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討論了中國未來的走向問題,討論過程中貫穿了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立場、唯物主義史觀,體現了對中國光明前景的堅定信心和對中國共產黨的堅定信心。

文章開頭高屋建瓴地指出,眞理只有一箇,檢驗眞理的尺度,不依靠主觀的誇張,而依靠客觀的實踐。只有千百萬人民的革命實踐,纔是檢驗眞理的尺度。而建立中華民族的新文化,就是中國共產黨人在文化領域中的目的。

他這樣論述文化與政治經濟的關係:「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的反映,又給予偉大影響和作用於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而經濟是基礎,政治則是經濟的集中的表現。」爲此,爲了革除舊政治、舊經濟,就必須要革除舊文化,建立「中華民族的新政治、新經濟和新文化。」

他認爲中國革命的歷史進程必須分爲兩步,第一步是民主主義革命,第二步是社會主義的革命,這是性質不同的兩箇革命過程。十月革命把世界歷史劃分爲兩箇不同的紀元,之前,中國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屬於舊的世界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的一部分。之後,改變爲屬於世界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的一部分。雖然按其社會性質,基本上依然還是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的,卽爲資本主義的發展掃清道路,但就領導力量而言,它是被無產階級領導的革命,以「建立新民主主義社會和建立各箇革命階級聯合專政的國家爲目的」。因此,「這種革命以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爲主力軍,以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被壓迫民族爲同盟軍,」在這箇意義上,這種革命成爲了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一部分。

他又充滿豪情地指出,「中國無產階級、農民階級、知識分子和其它小資產階級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已經形成了一箇偉大的獨立的政治力量」。

他結合中國具體情況進行分析,民族資產階級「在經濟上和政治上是異常軟弱……即使在革命時,也不願意同帝國主義完全分裂,並且他們同農村中的地租剝削有密切聯繫,因此,他們就不願和不能徹底推翻帝國主義,更加不願和更加不能徹底推翻封建勢力。」這從他們的經濟情況推導出了他們的政治立場。

他又進而分析國體與政體的問題。國體是指社會各階級在國家中的地位,政體是指政權構成的形式,「指的一定的社會階級取何種形式去組織那反對敵人保護自己的政權機關。」而中國目前可以採取從全國到鄉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的系統,並由各級代表大會選舉政府。這種制度就是民主集中制,「只有民主集中制的政府,纔能充分地發揮一切革命人民的意志,也纔能最有力量地去反對革命的敵人。」

各革命階級聯合專政的國體,以及民主集中制的政體,就是新民主主義的政治,「就是名副其實的中華民國。我們現在雖有中華民國之名,尙無中華民國之實,循名責實,這就是今天的工作。」這句話似乎可以說明,在那箇時期,毛澤東依然傾向於新政權的名字沿用「中華民國」。

就經濟制度而言,國營經濟是社會主義的性質,是整箇國民經濟的領導力量,但新民主主義共和國並不沒收其它資本主義的私有財產,因爲中國經濟現狀還十分落後。而在農村沒收地主的土地,目前應該把土地分配給無地少地的農民,實行孫中山「耕者有其田」的口號,掃除農村中的封建關係,把土地變爲農民的私產。也容許富農經濟的存在。

這篇文章另外一箇很重要的論題是新舊三民主義。新三民主義指孫中山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中所重新解釋的三民主義,這一定義也成爲我們沿用至今的標準定義。新三民主義是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的三民主義。沒有三大政策,在新時期中,就都是偽三民主義,或半三民主義。之所以這樣說,因爲舊三民主義是中國革命舊時期的產物。「那時的俄國是帝國主義的俄國,當然不能有聯俄政策;那時國內也沒有共產黨,當然不能有聯共政策;那時工農運動也沒有充分顯露自己在政治上的重要性,尙不爲人們所注意,當然就沒有聯合工農的政策。」這一論述體現了鮮明的唯物主義立場。

在聯共問題上,毛澤東立場非常堅定,措辭甚至有些激烈:「如不聯共,就要反共。反共是日本帝國主義和汪精衛的政策,……豈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好漢們,能夠不靠帝國主義之力,乾得出如此反革命大事嗎?昔日差不多動員了全世界帝國主義的氣力反了十年之久還沒有反了的共,今日忽能「獨立」反之嗎?」

他從革命力量上論述了新三民主義,新三民主義實質上就是農民革命主義,大眾文化實質上就是提高農民文化。抗日戰爭,實質上就是農民戰爭。而工人方面,沒有近代工業工人階級,革命就不能勝利,因爲他們是中國革命的領導者,他們最富於革命性。新民主主義要依靠的主要力量就是工農。

文章的最後一部分討論了新民主主義文化問題。他對文化與政治經濟關係的定義也成爲教科書式的定義:「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在觀念形態上的反映。」有用一箇生動的比喻描述帝國主義文化、半封建文化和新文化的關係:「帝國主義文化和半封建文化是非常親熱的兩兄弟,它們結成文化上的反動同盟,反對中國的新文化。」這類反動文化是替帝國主義和封建階級服務的,是應該被打倒的東西。

在文化、思想戰線上,以「五四」爲標尺,劃分爲兩箇時期。此前中國文化戰線上的鬭爭,是資產階級的新文化和封建階級的舊文化的鬭爭。「可是,因爲中國資產階級的無力和世界已經進到帝國主義時代,這種資產階級思想只能上陣打幾箇回合,就被外國帝國主義的奴化思想和中國封建主義的復古思想的反動同盟所打退了,被這箇思想上的反動同盟軍稍稍一反攻,所謂新學,就偃旗息鼓,宣告退卻,失了靈魂,而只剩下它的軀殼了。舊的資產階級民主主義文化,在帝國主義時代,已經腐化,已經無力了,它的失敗是必然的。」這段論述富有文採且靈巧生動。

五四以後,「中國產生了完全嶄新的文化生力軍,這就是中國共產黨人所領導的共產主義的文化思想,即共產主義的宇宙觀和社會革命論。」

文化性質與革命性質一樣,在「五四」以前屬於世界資產階級的資本主義的文化革命的一部分。在「五四」以後屬於世界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的文化革命的一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