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執筆姿勢

東漢執筆圖像中國書法2015年第7期。東漢:課子圖畫像石:四指握筆,爲握管式執筆法。倉頡畫像石:以左手執筆,大指斜翹貼筆桿,四指握筆。主簿圖壁畫:手指半屈而明顯超出筆桿,很可能爲食指、無名指與小指並列的二指單鈎執筆法。樓閣人物畫像石:爲單苞或雙苞式的執筆法。元代陳繹翰林要訣第一執筆法

握管 四指中節握管,沈著有力,書誥勅牓疏。

道出漢代使用握管法的實情與緣由,即這種執筆方法具備『沈著有力』之特色,故便於在朝廷、廟堂等嚴肅場合之用。倉頡執筆爲握管法可以推測,將造字之祖的執筆方式亦想象與定格爲握管之法,以示握管法爲正統。而單鉤雙鉤法亦有用,爲民間、文人的一般性執筆法。

唐代執筆圖像。密院修業僧圖有多種執筆法:握管法、攝頂式、單鉤皆可見。安西壁畫:大拇指與食指執筆,似爲二指單鈎式執筆法。送子天王圖:大拇指與食指執筆,中指、無名指與小指相互抵拒,兼助食指而不拈筆桿,爲典型的二指單鈎單苞執筆法。禹受洛書傳說圖:中指、無名指與小指應閒置不拈筆桿,二指單鈎式執筆法。唐代與晉、南北朝時期大體相同,執筆方法主要爲單鈎之法,且以二指單鈎爲主,三指單鈎爲輔。另外還存有握管法、攝頂法等執筆方式。韓方明授筆要說

夫書之妙在於執管,既以雙指苞管,亦當五指共執,其要實指虛掌,鈎擫訐送,亦曰抵送,以備口傳手授之說也。世俗皆以單指苞之,則力不足而無神氣,每作一點畫,雖有解法,亦當使用不成。曰平腕雙苞,虛掌實指,妙無所加也。

韓方明所言『既以雙指苞管,亦當五指共執』,其間『雙指苞管』易明,可以判定是指食指與中指並列鈎筆,韓方明所言『世俗皆以單指苞之』,即是說當時普遍流行的是單苞式的執筆方法。現從唐代遺存的繪畫作品中的執筆圖像可知,儘管韓方明認爲單苞法『力不足而無神氣』,提倡『妙無所加』的『雙苞』法,然而其時的主流執筆法還是單苞法。盧攜在臨池訣中論及執筆的方法:

用筆之法, 拓大指, 擫中指,斂第二指,拒名指,令掌心虛如握卵,此大要也。凡用筆,以大指節外置筆,令轉動自在。然後奔頭微拒,奔中中鈎,筆拒亦勿令太緊,名指拒中指, 小指拒名指, 此細要也。皆不過雙苞, 自然虛掌實指。永字論雲:以大指拓頭指鈎中指。此蓋言單苞者。

上節言大指與中指在中間相對,食指第二指 與名指則上下相對應,這種執筆方法似爲四指雙苞之法。下節所言執筆,小指拒名指、名指拒中指,緊貼兼助爲力,應爲小指與名指不拈筆桿的三指雙苞法。後所言『大指拓頭指鈎中指,此蓋言單苞者』,前一句或有問題,似應爲『大指拓、頭指鈎、中指』,此即言三指單苞;或爲『大指拓頭指,鈎中指』,此即言三指雙苞;如改爲『大指拓,頭指鈎』,如是則爲二指單苞。

劉兆彬:論「執筆」書法2014年第5期。對清代戈守智汉溪书法通解十二種執筆法進行分析,認爲雙苞法和單苞法最爲常用。盧雋、韓方明等大都推崇双苞法,戈守智所谓的拨镫法也是双苞法。但這些人實踐方面名氣不大,現存圖像材料也是單苞法多。又加下劃線的,所以說還是以單苞法爲普遍。

其实从实践的角度看,我们大约不必因此过于纠结。单苞执笔法和双苞执笔法都能达到这样的目的。清卞永譽書畫彙考卷三〔書旨〕蘇文忠公論書:「把筆無定法,要使虛而寛。……指運而腕不知,此語最妙。方其運也,左右前後,却不免敧側,及其定也,上下如引䋲,此之謂筆正……浩然聽筆之所之而不失法度,乃爲得之。」執筆方法,啟功:「得勁就行」。北齊校書圖單鉤法。東漢胡牀傳入,閻立本蕭翼賺蘭亭圖辨才和尙坐在禪椅上。搗練圖的月牙凳。總結:執筆姿勢和身體姿勢有關,隨字而變。

參考文獻:

劉兆彬:輪執筆書法2014年第5期。

唐代執筆圖像東漢執筆圖像中國書法2013年第13期。

孫超:中國書法執筆理念誤區辯證山東理工大學學報社科版2017年第6期。

二、隸變

西漢早中期隸書字體初成,還保留一定篆書結構,比秦隸進化一大步。基本完成由篆入隸的蛻變,結構由縱勢變爲橫勢。線條波磔變化更加明顯。風格多樣,不夠規範。分1濃郁浪漫、雅逸恬淡。江淮漢簡楚風,2西北居延漢簡粗獷剛健。銀雀山、馬王堆、連雲港漢簡古雅沉穩,用筆結構富於變化。大小不定,欹側奔放,筆畫生動飄逸,如吳帶當風。馬王堆春秋事語天真稚拙,爲隸變的雛形。老子乙本沒有避諱劉邦的邦,因而時代可能是戰國晚期。方整嚴謹,點畫分佈均勻。起筆藏鋒,字距舒朗錯落,不緊不慢,天真浪漫。戰國縱橫家書結構多縱勢,筆勢一瀉而下,或長或短,橫波的微露增加動勢。張家山闔盧篇大小不定,欹側奔放,筆畫生動。 侯馬盟書筆畫之間有映帶、揖讓關係。它對大篆的書法形態已經有所破壞,屬草篆。青川木牘是秦武王二年前309年字體是由大篆直接變化而來的新體,因此,形態還比較原始,少量的字與大篆形體上相近這些新面目。對篆書的筆畫作了大膽的省略或合併,橫畫平直的形態已露端倪;用筆基本爲「 逆入平出」。這是一種介於篆隸之間的新體。睡虎地秦簡法律答問中,用筆的提按、輕重明顯,一般橫細竪粗,筆畫轉彎處斷開,橫竪相交,這是一個隸書寫法的新信號。語書等橫畫,已完全不同於包山楚簡橫畫的上彎圓弧狀,具明顯的波挑態勢,儘管這種態勢還較含蓄。至戰國末年,篆隸相雜的初級形態已向古隸轉變。里耶秦簡寶蓋頭的寫法已完全是隸書的筆順和筆勢;多數文字的結體,筆畫省略和合併普遍使用,「 言」 「 陽」 等字的寫法已與今無異;而同一個字,有的用篆,有的用隸,這種新舊寫法的雜揉,表明隸變還處在發展中,某些約定俗成的寫法還未能形成某種規則。馬王堆。五十二病方春秋事語的書寫年代較早,雖然還保留著字體的縱勢, 但因其方折之筆大量產生, 弧曲之筆的縮短或截斷分寫, 已與縱體的篆書判若兩人了。馬王堆帛書陰陽五行甲篇, 是隸變初期的作品。它展露著大篆草化的形象, 首先是它的體勢不再是縱形, 而成了方形。再而篆書的弧曲之筆開始縮減並試探著向平直蛻化。在養生方這篇篆書中, 不斷出現著改造象形, 以符號臆造偏旁的字。到了戰國縱橫家書, 篆書的盤曲之筆已很少, 隸書的平直筆畫成了主體, 同時波磔已經產生。至相馬經五星佔周易黃帝書老子乙本等作品, 象形的偏旁與形體及曲轉的筆划已完全消失, 代之的偏旁規範化已經完成, 方折之筆已全面使用。體勢已定格爲橫扁, 蠶頭雁尾的波磔在誇張之中往往成爲每字的主筆, 從而構成了隸書自身的主要特點。而字勢中宮的收緊, 四角的平齊, 橫划向右上的欹斜, 一行中或數行中有一字中的捺筆或竪筆、竪鈎筆突然作縱長粗重的大幅度伸跌, 驀然打破了端莊規整的章法, 並帶來了一種醒目的裝飾效果, 又構成帛書本身的顯明特徵, 它明顯地區別著東漢成熟期的今隸。陰陽五行甲篇書寫年代在秦漢之際。此篇體勢成方形, 間有扁形出現, 是篆草(篆隸) 的典型作品。五十二病方書寫年代不會晚在秦漢之際。爲篆隸, 通篇在縱形的體勢中夾有方、扁的字體, 加上橫畫向右上角欹側, 因而章法活潑並有彈跳奔縱之勢。他雖然保持著篆書的圓筆, 但在轉角與收筆中已有不少方筆成份, 並且在竪、捺之筆結尾已有出鋒(露鋒)。老子甲春秋事語等在筆法上有所發展,老子甲從整體看潦草、捷速,彷彿是一曲隨意的舞蹈,抒情的意味被凸現出來。此篇體勢基本成方形, 夾有縱體, 在非常統一的章法中演出錯落的韻致。字的上下承接緊密, 左右行相互不斷變化與呼應,書來行雲流水, 是古隸中的行書。老子甲的橫,挑勢明顯,分書的意味濃;結體上,撇捺尤有姿態,左細右粗,姿態翩翩,且線條的對比強烈。筆畫大多短小,結字緊湊,有些橫縮成短點,右角的書寫往往一筆帶過,寫成大圓弧春秋事語的筆勢更舒展,結體寬博、方正,線條質地古樸,橫竪的折筆明顯,這表明古隸的方筆開始得到重視。到銀雀山竹簡出上,古隸的形態趨於成熟。銀雀山進一步以符號化的省略破壞了象形結構;字形大多橫扁取勢,少數筆畫誇張,這是故意強調筆勢;結體上右高左低,行筆頓挫有力,字形大小不一,佈置疏密相間,又含蓄穩重。這表明,秦簡的古隸己獨具面目。稍後的張家山漢簡、江陵鳳凰山木犢,用筆的提頓更加明顯,橫畫的線條更有裝飾性的挑勢,結體舒展,參差錯落,早期八分書的形態己寓其中。

戰國縱橫家書它的線條在一波三折中不停流動, 在用筆、結體中不斷起伏, 成爲古隸中的行草。刑德甲本5000 余字, 公元前196年左右抄寫, 內容爲刑德星運行的規律以及戰爭勝負佔測與吉凶的記錄。此篇縱勢的字體中有方、扁之字, 橫波與捺磔已經產生, 用筆不疾不厲。於平和中見逸氣, 於安靜中見流動, 於端莊中出灑脫, 是線條輕鬆自在, 結體爛漫自然的古隸。陰陽五行乙篇洗卻了篆書結字形態, 形成爲波磔形象的古隸。

從書寫方法來看,古文字依靠單根線條進行組合,古隸開始向筆勢連貫的結體過渡。包山楚簡等線條形態明顯帶有大篆的形體特徵,起筆粗重,收筆尖細。但結體上以縱長爲主,直線多於弧線,這是對大篆筆法的破壞。天水秦簡筆法多爲對「 篆引」 筆法的簡化,橫畫的線條飽滿而均勻,折筆最爲顯著。睡虎地秦簡的出土,看到了隸變的新面貌。大多數字的書體樣式和諧統一,線條也按筆勢的運動方向組合,這表明隸變已進入文字體系的全面改造階段。

成熟的秦隸橫畫己不再向右呈圓弧狀,這是由於筆的平穩橫移,雖還不是一波三折,但這一橫,簡潔而古雅。里邪秦簡的橫畫甚至已有「 蠶頭」 的筆法出現。橫平竪直的筆法基本形成,折筆法開始普遍使用,用筆提頓明顯,轉折處由圓變方,這些都表明,筆法的逐漸成熟與秦古隸形體的成熟幾乎是同步的。隸變中有兩種關鍵的筆法是識別隸書成熟的標識,一是方折( 直折) 筆法,一是波碟筆法。馬王堆帛書寫於秦漢之交,如五十二病方的用筆,落筆逆鋒,頓按,故已有蠶頭;運行時上提然後平移,略向右挑出,略有波碟;竪畫向左右挑出,轉折處斷開。略後的縱橫家書,波勢更加明顯,「 人」 「 來」 等字的撇捺,向左右舒展,富於裝飾味,已是八分書的形態。西漢初期,波碟的筆法己得到廣泛的運用

第一, 在漢字發生隸變的起始階段, 戰國時期的六國金文和秦文字一樣, 也以積極的姿態、各種各樣的方式直接參與了隸變, 它們或調整字形, 呈現與秦文字一致的隸變步調, 或另辟踢徑, 形成自己獨特的隸變風格。第二, 隸變是整個漢字系統由象形系統到音義符號系統轉化的過程, 在此過程中, 屬於同一文字系統的六國金文和秦文字, 共同承擔起了漢字由象形系統到音義符號系統徹底轉變的歷史任務。第三, 由於諸侯分治、地理隔絕等外部因素的影響, 六國文字隸變的規模與程度和秦文字不同, 比如上面所舉六國金文與秦漢早期隸書發展形態吻合的例子, 在六國銅器銘文中只是局部現象, 還不是普遍存在。六國銅器銘文中還有相當數量的文字形體仍保持著較濃的篆意, 其中禮器銘文尤爲突出。從如上數據的比較中可以看出, 無論是隸變字頭數與總字頭數的比例, 還是隸變形體數量與總形體數量的比例, 六國銅器文字比秦文字要小得多, 這說明六國銅器文字隸變的規模遠遠不如秦國銅器文字。再就隸變的程度來看, 六國銅器文字的多數隸變還僅局限於筆畫的平直化和筆畫的刪減, 後期隸變中出現的偏旁大量混同現象還沒有成規模地出現, 漢字的組織性和系統性尙未遭到嚴重破壞,隸變還處於發生和發展的初級階段。

相對於春秋篆文, 六國金文那些有隸變趨勢的文字形體平直化、方折化的特點還是很明顯的, 雖然其中也有書寫工具的原因, 但根本原因還是漢字形體發展自身引起的。隸變過程中, 漢字彎曲的筆道改造爲平直的筆畫時, 橫筆與竪筆相交、折筆拐彎時必然會呈現方折的特點,換句話說, 方折化是伴隨著筆道的平直化產生的, 是筆道平直化的必然結果。方折化應該是六國金文隸變過程中的形體特點, 只不過是方折程度與普遍性不及成熟隸書罷了。

隸變的實質是漢字打破原有的以物象爲描繪對象的篆體字形系統,建立新的以詞的音義爲表示對象的字形系統的過程。早期漢字形體的構造依據的是物象,是直接表示物象,間接表示詞的音義,所以形體才是象形的篆體,當漢字形體不再表示物象,而是直接表示詞的音義時,才會發生隸變,即字形不再象形,不再是篆體,因爲沒有了物象這一依託對象。但是由篆到隸是漸變過程,篆體經歷了象形和亞象形兩個階段,亞象形即字體表面象形,實際已不再像物象,即以象形的體態直接表示詞的音義,如「女」商代金文作,象女子端坐形,到春秋金文時作,雖還是篆體,但已經看不出是什麼了,進一步發展就是隸書,因爲不再表示物象,就沒必要再費時費力地畫篆體,也自然會發展成可以快捷書寫的隸書。

社會背景。信息交流更加頻繁,導致文字的使用更加廣泛。繁復難成的篆書已不能適應文字應用的需要。文字使用中求易、求簡、求快的要求日益強烈,爲了適應這種形勢發展的需要,各國在周代文字的基礎上都程度不同地發生了「隸變」式的簡化運動。

書寫材料的變化。竹簡比較窄,一般爲僅能寫一個字的寬度。爲了在有限的空間內寫更多的字,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將本來爲長方形的字壓縮成扁平形。相較而言,甲骨文、金文和小篆由於是寫在較寬的材料上,其形狀不管是長方形也罷還是扁平形也罷,只要字形基本統一就不至於浪費材料,而在寬度僅能容納一行字的竹簡上寫字卻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壓扁字形。到西漢,政府的規範化使得成熟隸書最終形成。

關於正俗問題,王貴元:在建立新的字形系統的過程中,由於處於自然演化狀態,呈現出的是多途探索、多種改造方式並現的面貌,即同樣一個字形成分在便於書寫的原則下或者這樣改造、或者那樣改造,使得同一個單字出現多種形體。在當時,這眾多形體都是新體系建立過程中的探索形體,也即都是漢字形體正常演化的結果,並無主次、正俗之別。

參考文獻:

楊加深:書寫材料和工具與隸變的關係探討檔案學通訊2004年第3期。

盛詩瀾:從簡帛書看隸變的歷程書畫藝術2004年第5期。

付爽:從內因和外因原理看「隸變」產生的原因十堰技術學院學報2009年第3期。

王貴元:隸變問題新探暨南學報哲社版2011年第3期。

樊俊利:從戰國時期六國金文角度看漢字的隸變語文研究2013年第3期。

三、蘭亭論辯

蘭亭序出自晉書王羲之傳。爲何不見於昭明文選。唐傳奇。蕭翼賺蘭亭。唐太宗時期監察御史,接觸辨才,辨才看到蕭翼的王羲之尺牘,酒醒之後和尙辨才發現蘭亭序不翼而飛。

太平廣記收何延之蘭亭記,「於是,蘭亭真跡葬入昭陵」癸丑,丑是描過的,周汝昌:壬─丑,前面加一個癸。嶺,本來有山,王羲之沒山,後代都沒山。後面竟然有濃淡。王羲之信天師道。當時豪門不理政,用寒門官吏,利用寒門架空豪門。師衛夫人、張芝、鐘繇。

蘭亭詩,公推王羲之寫序,一定會說別人的思想,因此會有不是他本人的思想。三春啟群品,寄暢在所因……王羲之的蘭亭詩是典型的玄言詩,達觀超然;但蘭亭序感傷死生是儒家的看法。矛盾好解釋,興盡悲來。其實這首玄言詩造語清新,也歌頌了人的感物寄懷,是積極向上的精神,不同於玄言家的超脫淡泊。文心雕龍明詩:嗤笑徇務之志,崇盛忘機之談。

人是矛盾的。

二、蘭亭論辯

1973年出版文物出版社

李文田第一個說蘭亭序應該像爨寶子碑一樣。很可能是康生在推動。已經定論,郭沫若是唯物主義,反對的就是唯心主義。後來發現書法太難,就轉向海瑞罷官。由王謝墓誌的出土論到蘭亭序的真偽世說新語企羨篇所引是臨河序,其中沒有「夫人之相與……」必爲後人所加。

論點二:蘭亭字跡應與魏晉墓誌相近。「銀鉤鐵畫」。五十年代看到的新疆三國志晉人寫本,和蘭亭很不同。

論點三:蘭亭中感歎人生內容的爲偽造。蘭亭序與老莊思想

論點四:蘭亭文字和智永相似。最可能的造偽者是智永。

王羲之的幾大災難:梁元帝,兩大愛好,一個是道德經,一個是王羲之手札。「文武之道,於斯盡矣」,與其落到北虜,燒了一大批手札。

隋煬帝船翻了

1125靖康之難,宣和殿的書畫。

章士釗弟子高二適,高二適駁斥郭沫若,沒有一家刊物敢發表,章士釗找到毛主席,修書一封,告訴郭老

高二適蘭亭序的真偽駁議思路極清晰,更有膽識。1、郭老邏輯錯誤,一個時代字體不應該是一種,否則是以點概面。一是帖一是碑。

2、陸平原集也有相似的情況:臨河序──蘭亭序

章士釗柳子厚之於蘭亭柳子厚很可能看過蘭亭序真跡:蘭亭也,不遭右軍,則清湍修竹……

郭老駁議,理屈詞窮。

東晉高崧墓誌,這個字楷書風格。書法俊秀,刻工精湛,罕見的東晉銘刻書法佳作,匠氣少。樓蘭殘紙和王羲之草書很像。南帖與北碑梁啟超飲冰室:南帖爲圓筆之宗,北碑爲方筆之祖。

四、蘭亭技法

文而不華,質而不野,不激不厲,溫文爾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