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了解一下幾種 拾音制式

一、

論文寫多了,總不免凡事來個集解。

1、原網址

雨果唱片嘗試過四種拾音方法:(1)將三支界面麥克風放於琴桌上,分别對準琴頭、七徽、琴尾三個點。(2)將一支立體聲麥克風置於琴桌前,中間位置,距琴桌有一定距離。(3)將兩支相同的話筒平行置於琴桌前( 類似 AB 式)。(4)將一支立體聲話筒置於琴桌前,三支微型電容話筒粘於琴上。易有伍認為第三種效果比較滿意,但仍在嘗試第四種。

2、原網址,主要是賞析。

今天聆聽“雨果”1630 的“太古聲”,竟然有聽到不顧關機之感!說實話,在筆者生命中從未發生過,追查原因除了“太古聲”效果真實无倫,彈弦進火花四射,像真度極高,音樂感量好,而曲目之配合亦大大發揮出宋琴的真實效果,我曾以一部幾瓦的 300B 推勤 LA3 / 5A 播唱 Track 10 的山中思友人,氣氛之濃郁和和弦聲並發的馀韻有銷魂蝕骨之境界。另外此碟由易有伍監製和錄音,易生茫懂發燒友的心,為此碟注入不少發燒友愛炫耀的的 HIFI 元素在內,加上自然為主的 LPC1630 壓制輯錄,在曲目中細節上是非常出色的,即使是最微細的彈弦馀震,最毫不起眼的宋琴高頻空氣感,在“太古聲“中完全毫不費力便聽得一清二楚。──刊於“發燒音響”2010 年 8 月號

我首次播放此碟時,面前出現這個古琴立體感之真確,樂聲質感之強烈和細節之豐富幾乎令我由皇帝位跌落地下,“雨果”過往亦錄製過不少靚聲絕頂的古琴演出,但就從未像這個宋代古琴“太古聲”一樣,琴聲中蘊藏如斯充塞天地的大量真氣和動力,每一下勾撥弦線都引發出无邊動態和振人心弦的聲浪,一個古琴可以營造出如此高保真音效,是我過去難以想像者,我在國內探訪發燒友時,他們很多喜以普洱茶待客,然後播放靚聱的國樂錄音示範,那麼這一張 CD 就是他們蘿寐以求的古琴錄音,香港古琴演奏家蘇思棣借來宋代古琴“太古聲”演出,據他自己的說法,此琴散音蒼古,按音潤厚,泛音清越,用我們發燒友的體系回放時,“太古聲”就像小提琴之中的 Stradivari 或 Guarneri 一樣,琴聲宏大,泛音豐滿,在錄音大師易有伍巧手調製下,千年古琴的驚人音效得以重現人間。──刊於“發燒音響”2010 年 8 月號。

3、原網址 ,依然是賞析。

作為發燒唱片的製作人,徐學輝講究的是堂皇大氣,就算是古琴,也要錄製出大氣魄,但古琴本身的共鳴並不強,響度不大,若是要錄製出飽滿渾厚又有力的古琴,非得靠錄音技術來幫忙,這當中或多或少有些「加料」,但卻是發燒的要素。而龔一作為國寶級演奏家,演奏完畢聆聽錄音,怎麼樣都覺得這古琴形體錄得太大,反而不真實。這意見相左怎麼解決?徐學輝最後解釋,藝術自然要有些誇張的成分,如果用非常近距離的錄音,再透過放大,可以展現古琴非凡的美感,這誇張本身就是藝術的一部份。這話有道理,畢卡索的抽象畫,不也是誇張到極點的藝術表現?梵谷「星空下的咖啡館」那繁星點點,不也像是高掛夜空的火焰?藝術本身就帶著些誇張,ABC 在「千古絕響」當中,的確掌握了真實與美感的均衡。「千古絕響」的錄音略帶誇張手法,呈現古琴不一樣的藝術性格,那是加入了現代錄音技術的新藝術觀,把麥克風擺得很近,收錄非常豐富的演奏細節,指尖撥奏、壓弦、滑音……,細節之豐富幾乎到了「耳」不暇接的境界。

然而,有說 這是假貨的,傻傻分不清,但好聽是真的,各種細節非常豐富誇張,絕對比現場聽好聽。

4、原網址

錄音場地選在國家大劇院主錄音棚,場地非常大,挑高也很高,這麼大的錄音場地,對錄製古琴來說未必友好處,因為古琴本身尺寸不大,共鳴有限,音量也有限,在大空間很容易把聲音稀釋掉。錄音時架設許多麥克風,和古琴的距離拉得很近,古琴底下還塞了兩支麥克風,難怪「琴歌」的琴音錄得形體那麼大,那麼逼真。「琴歌」用多麥克風的技術,巧妙地把直接音與間接音都收錄起來,再用錄音技術混合,這種「真實」未必完全和聽現場一樣,但卻表現出錄音藝術的內涵。「琴歌」裡的古琴聽來形體似乎比真實演奏還要大一些,音樂動態也更大,超出對古琴的想像,但是那細微的指法變換、泛音延伸、揉弦滑音……種種的細節在錄音當中,多不勝數,這樣聽古琴的美感很特殊,而大膽的錄音手法,展現了達人藝典處理古樂的新想法。

5、原網址

古箏的錄音需要注意以下幾點:首先是音量的問題,古箏講究的是意境,而不在於音色。從這點看,意境大於音色的重要性。因此錄製時候,不一定需要滿電平錄音,過大過滿的聲音反而會破壞古箏所要表達的意境,因此錄音師需要注意意境的重要性,有時聲音大並不一定好。古箏需要一定的聲學空間以便和周邊環境產生自然共鳴,這樣的合成音色才能產生出意境。在這種情況下,採用古箏前方距離在 1 米以外的全指向話筒進行立體聲錄音,就很恰當。並且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大震膜的電容麥克風比較普遍,能夠得到滿意的音色。還有另外一種錄音方式,是使用麥克風對準古箏下方的音孔進行錄音,這樣的好處在於聲音清晰,但是缺點在於共鳴不足。在實踐中,這種方法容易出現過重的低頻,如果有這樣的現象發生,錄音師需要調整話筒的位置,使話筒距離音孔的中軸略微遠一些,才有可能得到正常的聲音。

古琴的錄音麥克風擺位和古箏類似,(1)前方距離約 1 米以外的全指向話筒進行立體聲錄音,(2)對準兩個音孔進行錄音。

6、原網址

通常使用靈敏度較高的電容話筒,以利於拾音信噪比的提高。將話筒設置在背板下方或面板的正上方,距離大約在 20 cm 左右。

7、原網址

前幾年我就入手了 d50,告訴兄一個方法,錄音筆放的位置應該在平行於自己耳朵的位置最佳,因為咱彈琴的人,是經過聽到琴音反饋而來調整指法的。所以你耳朵聽到的位置是最佳的。

8、原網址

大音實驗室經過一段時間摸索,大致確定了錄音比較合適的拾音方式,錄音採用 Zoom H2N 錄音筆,拾音放在古琴的焦尾附近,離古琴 10 來厘米的位置。或許有更好的拾音方式,因為有琴友也發現了,拾音位置過近,古琴音色的空間感有所欠缺。

9、原網址

問:古琴以擴音為主的環境下,話筒架設在何種位置最好?我有兩隻 KM184。──答:古琴和古箏錄音基本相同。小AB,或者一隻收弦一隻朝底部收共振,具體位置沒有最好最不好,必須一點一點調試遠近角度。如果想音質更好的棚錄效果可以如下圖,三隻話筒一起錄,兩隻大電容 AB,一隻在底部。

10、原網址

現場擴音時不少不懂古琴音樂的調音師喜歡把迴音調大,音染過大有違古琴音樂本質。一個話筒擺放位置為七徽處,兩個話筒的話大概位置為一個五徽處、一個為十徽處,三個話筒的話可以琴桌底下加一個,高度不宜擋住正面觀眾觀看指法,錄音時可加在琴上空以拾聲場音。

11、原網址

這可真是大陣仗了,一共用了九只嘜。兩只放在我們習慣擺放的古琴第六和第七徽之間的位置,但是它是朝著桌面,用以收取由古琴的音孔發出而經桌面反射的聲音。另外兩只是分別放在古琴的第三徽和第十徽處,距離琴面約有 6 吋的高度,相信這是收取琴面發出的聲音和手指在琴面上走動的聲音的。琴的正上方约 15 吋處又放了一只嘜,我想這大概是主嘜了。琴的前方約三呎處和六呎處各放了一只嘜,琴的前上方離開琴約5呎對稱的放了兩只嘜,這四只嘜相信是收取“環境聲”的。琴的後方擺放了 U 字形的反音板,而上半部用吸音棉覆蓋。他擺定後我真是在想過不過份點呀?但是一曲“廣陵散”錄完了之後,坐在監聽室中一聽我是服了。那琴聲之靚絕對出乎我的預料,我實在是佩服這鬼佬對於樂器聲音的敏感和他捕捉聲音的本事,錄出來的聲音柔中有鋼、鋼中帶柔,手指在弦上遊走的聲音也恰到好處,既聽得清那旋律的餘韻又真實而富有生命力。豈知馬老板說聲音如果可以再結實一點就更好了,於是他拿出來從家中帶來的兩大塊“結晶自然銅”,擺在琴桌的各處比對聲音的不同,最後是擺在了琴的左前方,再錄一小段聽聽,果然是更有金石之聲了。

12、原網址

這個不是錄音,是現場擴音,用的 AKG C411pp。

13、原網址

一個古琴錄音講座。平板型話筒和一般的話筒結合。接收點不要正對出音孔,稍微偏一點。空間傳聲器距琴 80cm,45°。如果不用平板,高頻會好,但低頻就不足。

14、一些圖片。只放錄音棚裡面的,現場擴音就不放了。



曾河:

龔一最近的教學碟:

大音實驗室:

黃德欣:

楊青:

喬珊古琴新韻


袁中平:

YouTube 視頻的截圖,只能這個清晰度了,他在錄新專輯。應該有兩支麥克風,看得見的這個估計是輔助的。

工作界面:

看下古箏怎麼錄的:

出音孔一個大振膜,正前方一個小振膜,或許左上角還有一個。

二、

總結一下,主要有如下幾種方式:

(1)一個小型電容麥放在鳯沼作為主要聲源,另一個在斜上方朝向琴身,距離 1 米,作為輔助聲源。(龔一教學碟)

(2)類似 AB 式,兩支並排擺開,一支極接近鳯沼,一支朝向琴身。

(3)類似 AB 式,兩支並排擺開,一支朝向與地面平行,朝向弦,一支斜向下,朝向琴身。(曾河專輯)

(4)類似 AB 式,兩支並排擺開,朝向琴身。

(5)將三支界面麥克風放於琴桌上,分别對準琴頭、七徽、琴尾。

(6)將一支立體聲麥克風/全指向話筒置於正中,距琴 1 米。

(7)將(5)(6)結合。(以上四者雨果)

(8)在背板下方或面板的正上方,距離 20 cm。

(9)置於焦尾附近,離琴 15 cm。(天一琴茶)

(10)土豪式:n 個話筒一起錄。(楊青、喬珊)這樣可獲得最豐富的細節。

不管怎麼說,都要不斷調整擺位,纔能獲得理想的效果。在家用一支錄音筆錄,我傾向於用第(6)種,只不過不必隔那麼遠,60 cm 就夠了。

三、

2018 年 4 月我第一次去了錄音棚,話筒是 AKG 2050,估計錄吉他還行,錄古琴就不太合適了。錄音師先用一種奇特的擺位,既不是 XY 也不是 AB 也不是 MS,一支朝上一支朝下,兩支對著。試了一下發現呼吸聲太大,就把話筒擺近一點,距琴 20cm,AB 式,兩支相距 15cm,上面蓋了個隔音罩。其實還是有呼吸聲,但不太明顯。錄音師說如果話筒再近一點動態範圍就太大了。難怪,我之前用 H2N,就放得很近,感覺動態範圍巨大,但遠一點就沒什麼細節了。所以一方面要大振膜話筒,另一方面要安靜的環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