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參加揚州大學承辦的「揚·第十一屆全國大學生古琴音樂會」。

第一天

第一天大半在路上,上午坐飛機到南京,一點五十有趟大巴,剛好趕上,一箇半小時到揚州新世紀大酒店,肰後坐公交去了學校。揚州的公交很人性化,有專門給幼兒的作爲,母子座位相對,方便照看。

趕上了劉善教講座的最後部分。他說在敎留學生的問題上,高校社團力量有限,可以申請學校支持,國家給學校的留學生經費很多很多。感覺他也說不上什麼東西,回答問題也是語無倫次說不到點,說的最多的就是我去那那那。看來民閒的老一輩琴家彈琴就好,講理論什麼的還是不要摻和了。彈琴的話,很濃的梅庵特色了,但沒什麼令我心動的地方,可能是我不會聽。但如果要學琴,那裏需要考慮那麼多,只要模仿出那箇風格就可以了。

劉善教老師帶來一張「宋琴」,不過琴背後落款是什麼王,應該是明琴。還有一句經典的話:「古琴傳承主要靠收藏,我收藏主要靠家傳。」

後來聽張爲老師說,揚大琴社本來只拿得出五百給劉善教,後來他們覺得這也太拿不出手,就自己貼了些錢。也是,開箇講座怎麼都要一千吧。

晚上的雅集實在無聊,唯一值得回味的是江笛靑彈的了。雖然很吵聽不清,但依然能感到彈得真好,功力就是在那。後來跟張宇寧尷尬地問了下他,老師是顧林瀚,已經「退隱」很久了,他現在跟他老師彈的也完全不一樣。

見了 Z 同學,眼睛似乎是斜視。打了箇招呼,寒暄了幾句,後面沒再多聊。雲南大學張宇豪,是箇可爱的男孩子,看了活动手册上我的介紹,「不愧是學歷史的,話術一套一套的」,我聽著有點奇怪,感覺還好吧,都是大白話了,可能自己習貫了。見了潘同學,長得跟朋友圈那張完全不一樣,實在跟想象中的樣子差很遠。他見我第一句話是「你好帥」,那可不。總覺得他神無主,精神是飄的,剛說這,後面又說那。晚上囘去給他說了一下。又覺得每箇人讀書能到什麼地步基本上是天生的吧,哎。或許他這樣能躲避野獸,但讀書是絕不行的。

結束之後大家去喫燒烤,我本來不想去,回到旅店,張宇寧一唆使,也去了。㝡後口乾舌燥的,晚上就不能吃這些亂七八糟的。

揚大瘦西湖校區高大的松樹:

剛出大門就映入眼簾的荷塘:

第二天

第二天上午是馬嘯馳的講座,他零幾年開始跟馬維衡學斫琴。一箇禿頭靑秊人,看樣子人應該不錯。大槩講了下斫琴的流程,也沒什麼新內容。看了杉木的照片,葉子是松針狀的。說馬琴都是純陽琴,因爲試過很多,還是杉木最適合做琴。說絲弦要來回上八次纔能穩定,鋼絲基本不用重上。

下午綵排的時候小潘給賈文田說這是我兄弟一樣,我應該說嗯嗯,哎,這樣會讓別人尷尬的,反省,反省。演出是在小劇場,牆是木頭打底,上面敷以棉花。演員的工作餐很不錯,很多肉,比我平時吃的不知彊哪去了。上去走了兩次場,化了妝,阿姨還給我修眉,發現修了之後真好看。

他們都說馮馳的幽蘭彈得好,總管說這次音樂會馮馳被加的人數四捨五入有三位數,天哪。說實話,我是覺得功夫比我彊,但箇人特色不太明顯。而我是最看重這一點的。其他的,杏花天四五箇人齊奏,如出一手,不得不讚歎,咡那同學說他們排練了兩箇月,每天都彈。

節目單:

晚上音樂會結束之後去喫了肯德基。Z 發空閒:「見到了琴友兼偶像柯兄」。馮馳:「我要特意加微信讚美你,瘋狂讚美。太棒啦。」說他們琴社群看到我彈的都炸了,都說彈得好。尙止山人的直播留言:「這箇男孩子手好看誒。」

潘同學把我微信給了「紅佛夜奔」,比我小一歲,說叫他小秋就好,給我說了這些:

看到你打譜的曲子,挺有趣的,我最近也在自己嘗試著打譜,所以挺有感觸的,對一些表達上的東西,想大言不慚的說下自己的看法。僅從今天的演奏來看,我覺得一箇是可以多留一些氣,試著用一下三拍、兩拍的長音來體現一些東西。另一箇是大概樂曲中間部分,有一段散音按音交替的旋律,有對偶和對仗的感覺,音色處理上可以再對立一些。你的按音和滑音不是那種剛勁的路子,那箇地方的散音可以處理得脃一些,果斷一些,這樣聽感上會豐富很多。第一箇留氣的觀點,潘打的秋風也是,比較緊湊,或者說剛開始打譜的時候不敢玩一些長拍的音。怕控制不住,或者是不明白在表達什麼東西。我覺得音樂素材的整理和對仗其實是相對容易的,比較難的是理清它內部發展的邏輯。直白說就是作曲思路。當時我就和潘提了下,他說是你老師的一箇風格。我的想法是,風格是我們的基礎,但是不應該妨礙我們去追求一些東西。我就想直接和你交流一下,說不定會認同。話說你是那種比較內向的人嘛,我聽潘說你特別溫柔。他講跟你說話像是在欺負你……我給你推薦一本書,你要是有興趣可以看一下,我是看完這本書才有勇氣開始打譜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員自我修養,就是周星馳喜劇之王里的那本秘籍。這本書從演員、舞台的角度,寫了很多藝術理論的東西,幾乎可以直接套用到音樂演奏、藝術創作的任何情況,只要替換一下相關名詞就可以。我還意外的覺醒了一種細緻入微的觀察世界的能力,還挺有趣的。

說的還是很受用,直擊我的要害,我一直想在這方面有突破,不過很難。我也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這麼處理。

第三天

這天 T 兄全程陪著我,下午逛了下何園和史公祠,去吃了自助日料。很用大,也很辛苦,十分感謝。

葛勇

有箇方阿姨在他那訂了琴,便一起去看看,阿姨跟葛勇學琴,先帶我們去見了葛勇。在一箇「古琴主題酒店」,他的基地就在那。見他掛了箇黃色的大塊,還有串類似的珠子。穿得直男運動裝,至少著裝沒有審美。

葛勇說琴沒有絕對的好壞,每箇人喜好不同。琴就四種顏色,黑,黑紅,朱砂,栗色。七弦古琴網原來是葛勇參與的,一共三人團隊,有人幫他擋經濟的事情,他就只負責藝術上的。說現在全國彈琴的人有兩百萬。

葛勇很直率,說「在生活上,你們是我的老師,但彈琴方面,你學琴,就必須完全聽我的,我對也是對的,錯也是對的。」上課是流水線式的分段講,還錄了視頻,課下給學生看,要簽保密協議。

還有箇有意思的,問我哪箇學校,「北師大」,後來說「一箇是北大的高材生」,我說不是北大,「都一樣,都是北京的大學」,其中什麼意思你懂的。

看到網上一篇 古琴家葛勇:學者不可隨意,授者不可不拒

一箇人如果處處只想着自己、就怕給別人賺錢,哪怕他是自己的老師………這種人連基本的信任都沒有怎麼可能會真心學琴,真心待你呢?當然,前提是你是一箇德藝兼備的、有誠信的老師,而不是半瓶子晃蕩、現學現賣的騙子!

所以我說,學者不可隨意,授者不可不拒!我們老師傳道授藝是事實,靠藝術生存所不得不參與的商業行爲也是事實!所以你可以選擇不相信琴社從而以種種藉口和手段不在琴社買琴,我們也可以選擇對你們置之不理,相反的,你對我好,我必當對你好,對你負責,這就是因果!君子愛才取之有道,以仁待之必以德敬之!不懂這箇道理、這箇規則請你站遠一些………

跟他今天說的很象,大概言我也很想只彈琴,但還要生活。T 兄說有理想的人一定會憂鬱,很多想做的事情做不到。

㝡後我問能不能彈一首,便彈了箇老梅花,指力很強勁,張弛有度,泛音就比較快,隨後的走音,就緩下來。這樣聽著整體感也是基本上沒遭到破壞,我也在想能否突破。一箇細節:結尾的三箇潑剌,前兩箇有吟,最後一箇不動。方阿姨說他是 04 年全國大賽亞軍,冠軍空缺。他技術的確很棒。

工坊

在食堂吃了飯,便跟方阿姨一起去工坊。外𢒈一看就會喜歡上,基本能符合我心目中的樣子:

T 兄今天大槩說:

  • 上弦的技術獨此一家,其他人都不會。通過這種上弦方式,能比璇璣琴軫還好。我試了一下,確實不是吹的,轉多少就有多少的量。
  • 散音泛音跟按音是一對矛盾,要處理好兩者的關係。
  • 揚州有箇做漆的外號朱元璋,以前的漆特別好用,現在九十多了,質量不行了,大家便都用福州的漆了。
  • 說在外人眼中揚州做琴的肯定是標準化的大工廠,其實全部都是小作坊。揚州年產三千張的有五家,一千張有十家,他現在年產六七百張,馬上就能到一千張了。未來十年肯定會沈澱出幾家標準化的企業。
  • 政府表面上是弘揚傳統文化,其實只是想利用文化,根本沒想給伱扶持,反而把你趕出去。唯一的一家手續齊全的是鈞天坊,也去了東北老家。
  • 大批量規模化的生產肯定會被淘汰,以後都是定制化的。凡事爲別人想,到時自然會依賴你。
  • 揚州很多做琴的,都是鍋碗瓢盆放在車上,挨箇琴館跑,推銷自己的琴。相反的是他的工坊現在只剩兩張有瑕疵的練習琴,其佗都被買光光。
  • 音樂形而上和形而下的,趙曉霞點評我形而上的,意味著基本功還要加強。「我也覺得你樂感很好,你有超乎一般琴人的對音樂的感情,樂感說的是對曲子的理解,彈琴的狀態。趙家班十多箇人,各方面很好,沒差錯,但能否體現一些自己的東西呢?」

練習琴分兩檔,兩三千的賈位,跟親斫琴都是用的同樣的老杉木,外觀上,已經很精緻了,聲音上,稍有些毛躁,不很集中,兩方面跟張勇八千的比完全沒問題,在市場上可以賣出一萬。也完勝我那三千八的練習琴了。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我那張練習琴想賣掉了,但又想著如果以後敎學生,可以給學生用啊。

而且感歎 T 兄實在是成孰能幹,他比我大不了幾歲,做事卻游刃有餘,讓我汗顏。

一箇宋氏茶盞:

岫玉配件:

晚上

晚上徐媽、小程、廣西中醫藥的謝同學在房閒聊天,我吃瓜喫得津津有味。

  • 眾所周知的是,教主現在一手遮天,把老李擠下去了,估計背後有人吧。也不知能飛揚跋扈到什麼時候。
  • 丁承運最近跟趙家珍經常一起,關係有些緩和,可能是爲了保女兒丁霓裳。
  • 徐君躍想送兒子去中央院跟趙家珍,花二百萬在她那買了張很爛的練習琴,結果教主還是沒收,一怒之下自己帶兒子。
  • 老李在邢台開會,教主對罵,當眾罵他。
  • 老李目垂女學生是大家都知道的瓜,不過趙似乎有當眾說。
  • 現在只有田青敢罵教主,說她沒文化。
  • 教主是博導,但知網上一篇論文都沒有,不知怎麼評上的,估計後面有人吧。
  • 三月份,看馬維衡手機上說田青大於 82 歲,要理事簽字,繼續擔任會長。
  • 昨天音樂會,曹華那幾箇老琴家不太高興,因爲彈得都比他們好。
  • 裴琴要是放現在就是高級練習琴。
  • 這兩天程紅豔專門把有虹儒那張琴拿出來貼上標籤 2333

教主應該是這些年琴壇風雲第一人了,琴史上可以樹碑立傳了。

謝同學還幫我看了舌苔,把了脈,說我陽虛,具體是脾虛,濕氣重,心氣不足,肝氣鬱滯,問我是不是多夢,想得多。這段時間還真是多夢,睡得不怎麼好,我還以爲是夏天灮得早。

弟四天

本來想去瘦西湖、箇園逛一逛,但小程他們說要去四家琴館,我便臨時起意一起去了。

桐林堂

新浪博客有一篇清泉三潭桐林堂再記所有博文都被加密了,以下是谷歌緩存,只有這一篇有。不知這人是誰

昨日,去老师那上课,老师把课堂“搬”到了扬州——与两位师兄一起参观了马维衡老师的桐林堂古琴博物馆。

老师特意选择走西津古渡那的渡口,不走润扬大桥,渡口处,有牌子上书唐人高蟾的瓜洲夜泊诗:

偶为芳草无情客,况是青山有事身。一夕瓜洲渡头宿,天风吹尽广陵尘。

却记得唐人张祜的诗句题金陵渡: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诗中的渡、江、月、星火非常美,有点凄凉,却朦胧有致。“一宿行人”落寞而有着淡淡愁思,“潮落、斜月”眼前展现出了一幅画面:渡口静谧、江上朦胧、明月西斜。“两三星火”心中的温暖油然而生,不用很多,两三足矣。著名的还有白老先生的长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这就更美了,“吴山点点愁”,多传神哪!只是,不知如今这个渡口还是不是古时候的金陵渡口,对岸是不是瓜洲古渡口?

扬州,淮左郡,桐林堂,曾去过马老师位于螺丝结顶的桐林堂,那里不及如今这里宽敞阳光。朱漆大门虚掩着,走进这个别致的小院就能感受到古典优雅的气息,院中静悄悄的,几株腊梅正热烈地盛开着,石凳上搁着一架栗色古琴,琴面和琴底都结了一层薄冰,旁边假山上也同样横着一把古琴,院子中有一雕刻石柱特别引人注意,看得出来很有些年代了。马维衡老师笑吟吟地迎出来——他居然穿着棉质的家居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忙着解释为什么要把琴放在外面这样冻。

走进小楼,窗明几净,每一件老家具上都泛着幽幽的光——我们俗称为“包浆”的光。墙上挂着古琴,桌上横置古琴,我只顾看琴,不堤防身边的每件东西都是有年代的,所幸同去的师兄非常博学,一一提醒我察看身边之物。懊恼自己没带相机。我们步入位于地下室的古琴博物馆,展品都是琴以及与琴有关的物件:徵、轸、画、香炉、家具、瓷器、琴形物品、琴谱、鼓琴俑、斫琴工具、琴史、琴人介绍……看得人目不暇接,马老师一再招呼我们到展厅的里间去喝茶,茶桌是由两张老八仙台拼起来的,凳子是我最喜欢坐的条桌,宽敞舒服。单师兄发现了旁边柜上的一小箱子,邓师兄一看就说:“这是好东西啊!这个是老的,是从前大户人家小姐出嫁时的陪嫁品——梳妆匣!”马老师忙不迭地说:“是啊,尽管拿下来打开看好了。”我们七手八脚搬下来,打开仔细看,上面的盖子可以折叠起来正好是一面镜子,下面是两个长的小抽屉,我们猜这是放胭脂香粉之类的,最下面是一个长的大抽屉,想来这是放首饰之类的,最上层的锁扣和每个抽屉的拉手都是铜制的,妆匣的八个角不是如今家具的尖尖的直角,而是小小的圆角,线条挺直,做工非常精美。马老师从红泥火炉上拎起茶壶为大家倒茶,茶壶是竹节提梁壶,茶杯是手绘的粉彩瓷杯——每个杯子的图案都不一样,以免错拿。茶烫烫的,是上好的滇红,在这个冬天喝真是惬意啊,一杯下去胃里暖暖的。大家围坐着,马老师随手拿个方茶壶去续水冲入火炉上的壶中,师兄笑说:“马老师,你手里的这把茶壶是老的哦。”马老师笑笑点头,完后又把一拇指大小的玻璃瓶打开让我们闻,我对香道着实是一窍不通,只是觉得淡淡的味道挺好闻的,师兄直说好香好香,马老师点了一支放到一个铜锈斑斑的鸭形香炉中,味道是很清爽的那种淡香。师兄又对那只鸭形香炉和老茶盘感兴趣了,与马老师侃侃而谈,我却是对旁边的琴垂诞不已,忍不住弹了一会,音色很美。马老师又把珍藏的自己做的百衲琴拿出来让刘老师和我们一起弹,声音很响亮,刘老师说比较适合演出,但那百衲琴琴面琴底都是百衲呵,得花多少功夫啊?不由得佩服有加。

时间过得很快,吃饭时间到了,一楼餐厅的八仙桌上盐水鹅、腐皮卷、鸡珍、炒青菜、水芹炒百叶、大蒜炒肉片、一大碗茨菇烧肉、一大碗草鸡汤,五个精致的手绘粉彩小酒盅,马老师拿出了埋在地下十年的茅台酒和郎酒招待我们,师兄品过后告诉我们一个是酱香型,一个是浓香型,并建议我也咪几口,好吧,难得这么好心情,就当放肆一回吧!说起来惭愧我不懂得品酒,实在是不爱好这一口,但是有时候却也觉得谈得来的时候来点酒小酌一下真是一种享受。我又想起上次在绍兴时喝酒吃蟹,茴香豆搭搭的那种感觉来了。席间听马老师和刘老师、师兄他们谈人生、谈琴界、谈生活,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一种生活的态度:精致悠闲。看来我离这样的生活态度还很远,很远……放松自己吧,一切顺其自然,不在乎有多少物质享受,最主要的是享受自己的心情以及珍惜拥有的当下。

2011.1.17

張爲老師說馬老師跟樂聖他爸是好朋友,那時候就開始用樂聖,現在調音用的普通弦,所以大部分還是用的普通的。說彈那種炫技的曲子得不償失,私底下不願聽樓蘭散這些的。肰也。舞臺上除非閱歷很多了,否則在舞台上表現不出來真實的想法。肰也。最後再見的時候給我說「剛才還誇你彈得好」。

今天馬老師當然不在,不過見到了他的兒媳婦。

桌子上擺了一張琴,叫玉峰式,琴頭實在想不通爲什麼要做成這種奇形怪狀的。聲音像裹了一層布,很有張力。張老師說這是十多年前的,非常中和,代表了大多數人共同的審美。這種聲音非常有質感,不過換做以前,我應該很喜歡,現在反而對這種音色不感冒了。

漢風系列三萬五,如果不差錢的話很可以選,音色很不錯。

張老師彈了良宵引,有些句子末尾另起,很有新意。

而他的私人博物館,裏面寶貝也很多。淘寶上似乎有賣這樣的琴囊:

八寶灰的原料:

馬老師自己修復的戰國瑟:

兩張明清琴:

兩張馬老師用紫檀做的琴:

這雕塑本來是完好的,馬老師在上中間穿了一箇洞,放了一箇琴進去。

一幅黃賓虹的畫:

潘珠軍

第二站是潘珠軍的工坊,在這箇地方:

江蘇省文物保護單位,甘泉山漢墓群,老山漢墓,江蘇省人民政府二〇〇六年公布,揚州市邗江區人民政府

往山上走,不遠看到一座廟,旁邊就是工作室了。叫板橋古琴工作室,這是正門:

之歬咡姥姥說潘珠軍就是牛鬼蛇神,這剛一見面,我就這麼覺得了。下面這箇是一箇畫冊,光看這標題,前面幾箇是䋣軆字,㝡後一箇「历」是簡體字,無語。「畢業於揚州教育學院藝術系」,搜了下,貌似是箇專科。再看第一句,「『文人古琴』復興倡導者、踐行者!」無語。

到的時候他在上課,興致勃勃地給我們說:

我走遍全國,沒幾箇老師會講吟猱的,也沒幾箇人會吟猱。吟猱就是 yín dàng,圍繞一箇點,均勻地蕩,這是方錦龍說的。一拍吟兩三下,兩拍吟四五下。

行吧。

下圖是工坊裏面。看立著的那兩排木胚,不知道爲什麼是這種棕色,看著有點難受……

這擦漆也是醉了,這一抹屎黃色給誰看啊?

潘老師也是“書法家”,這字一看就是扯淡的那種。

這一排掛的是練習琴,三千圓,小程跟徐媽挑了箇徧,挑出來一箇還行的。

㝡後大師還給我們一人寫一箇扇子,「撫琴」「品茗」「酌酒」「賞月」,說是古人九雅。行吧。不過讓大師失望的是,我們幾箇都不想要這扇子。

他這裡還有百萬琴,還有唐建垣六萬的琴。彈了一下,按音下沈,隨指而運,乾淨、集中,我比較喜歡,但有點吵,更多細節也聽不出來。

夏林余

夏老師推薦說「琴緣」絲弦兩三百,很好用,比今虞好。「只有絲弦纔是古琴。」「當今社會,最有名的,只是最會炒作的,做出來的東西沒法看。」「我做琴追求實,所以到北京去不討巧,北方人彈琴指力太彊了。」他似乎傾向用加粗弦。還問我沒二十歲吧,我心中竊喜,又被人說長得小了。不過夏老師還是很懂琴的,徐媽一彈,「還有廣陵弟子啊。」

他有徒弟做的練習琴,聽了一下,那聲音沒法要。他自己的杉木三萬,青桐四萬,好的斷紋十萬。這是斷彣蕉葉:

下圖應該是三萬的仲尼杉木。他說這琴越遠聽得越清,聲音是往下走的,但我沒感覺出任何特別之處。

出來以後,小程說「我有點懷疑自己的審美了」,徐媽:「不,你沒問題,那琴的確就是那水平。」李老師很推薦他的琴,好迷啊。可能每箇人審美不同吧,我們太低級了。

徽音堂

這是今天見的環境最好的琴坊了。牌子上寫的「揚州市正心民族樂器有限公司」,看了下有 淘寶店。老闆叫陳 hào,也是箇小伙子,看著人也很實在。

㫄邊的水塘。有一群鴨子,我想過去拍,見到我全都走掉了。

這是漆工質檢表

上了兩徧灰胎的木胚:

他這的琴分兩檔,演奏琴四千,精斫琴六千。之前四千演奏琴會用一些瓦灰,今秊開始全用純鹿角。如果需要大批量的,比如十多張,可以單獨做兩千五的練習琴。他說到琴北方必裂,只是時間問題。現在工坊有十二人,年產六七百張。

大家都對這家很滿意,也是姥姥推薦過的。小程要了兩張兩千五的給松風,謝同學和朱同學當即各買一張六千的枯木龍吟。我彈了下,聲音相當不錯,但總覺得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揚州工蓺味」。初學者想買的話極力推薦,但不符合我心目中的聲音。

筭一下這四天,來回能報銷臥鋪票,酒店包兩晚,第二天中午松風包了酒樓,晚上工作餐,第三天中午喫食堂,晚上 T 兄請客,第四天中午潘大師的阿姨給做飯,晚上 hào 哥請了火車站旁的蘭州拉麵。這幾天就沒怎麼花錢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