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參加 琴心獨具論壇把我表演的照片漏掉了,這是榮耀坤寫的:

琴韵醇厚——记20190525中国美术学院琴心独具·“双一流”高校古琴交流传承研讨论坛开幕式音乐会

水岸山居——记20190525中国美术学院琴心独具·“双一流”高校古琴交流传承研讨论坛音乐会

榮耀坤眞是琴癡了,他鑒賞的功夫也比我強得多,不管是誰彈的,都能說得如一流高手一樣,我是做不到,不過彈琴就不好說了。上午老師們的音樂會我沒聽,不過後來看了兩箇他錄的視頻。江南眞是琴學重鎮,高手雲集,各有特色,說是天下琴學弟一完全沒問題。成都比起來完全不行,哎。若天下琴學十分,上海南京杭州蘇州揚州得六分,北亰得三分,其他地方得一分。

一個同學應該是子琴彈節本廣陵散,剛開始慢的地方還不錯,不過後來快的地方一樣很油,該強的指力也不夠,不行。

論文研討會有檀梓棟、章怡雯、陸海三位老師參加。開始之前,聽見幾個老師在聊:

藝術學院的,技能很好,但文化很薄弱,要他們在二十年後獨立表達什麼,「不知道」。藝術就是表達自己對歷史對自身的理解,是沒有功用的。

老師們對我的這篇文章很滿意,檀老師:「我們也學習了」。檀老師是中國美院油畫系副教授,卻能講出這樣美學式的東西,真是不簡單。在網上搜他,也全是油畫的東西,但他彈琴也相當好,我是很欣賞,很有古風,右手那種劈下去的動作竟然有點像何老。我這麼說了句,他說「沒有沒有,我們都是玩,我是咡吳景略的。」彈《高山》,中閒檀老師說「這就進入演奏的感覺了」打圓那,説「跟侯作吾的真像」。彈完了鼓掌説「彈得很爽啊」。

章老師:

學什麼專業的?……難怪,你看其中的一些話語,都非常的專業,象什麼「橫向考察」「縱向考察」我心想這就是我隨手亂寫的東西,歷史學論文怎麼可能用這種詞語。而且你關注到這個,一定有非常深厚的積澱。 其實這是我兩年前寫的,當時很有些想法,現在都沒怎麼關注了。

也提了建議:

很多指法只在一個琴譜中出現過,是特殊的。類似地,引上和抑上,速度有沒有可能不一樣。這個可以考慮一下。因為流水中這句話,引上和抑上同時出現,有沒有可能不一樣呢?

分摟和圓摟的關係?

章老師說話很流利,語速很快,應該是活潑開朗的女生,看她彈琴的視頻,也很爽利,琴如其人。

檀老師說:

如果從這個點,可能老一輩覺得這是一個邊角的東西,但正是火花產生的地方。你既然有興趣,有能力,如果能從這個點深入下去,專門來梳理指法,這麼說來琴史初編真的是初編了。

中國是「技術應態試錯」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個字,我第一次咡說這樣新奇的理論。我們說「百工」,而不是西方用理性、綜合的東西加以概括,中國是每個東西都有專門的特殊的,比如琴譜,這個快點,這個慢點,就一定要找一個特定的字來説這讓我想到了鄭玄的隨文解經。琴棋書畫底層思維都是一樣的,是通過語言來展現,表達的是象,不是西方,五線譜,我們考慮指法,和聲音中間隔了一層。減字譜是無聲的攝像機,彈琴的動作完整記錄下來,跟畫一樣。在从西方考慮中國的思維模式的時候,一定要警惕這一點。

陸海老師:

卩是否也可以表示卻轉?還真不行

二、

第三天本來打算先走到琴谷 1.8 公里,北上太音琴社,北上霞影琴馆,然后南渡江到天一琴茶,實際上,事與願違,上午去天一和霞影,都沒開門,就當是杭州環城半日遊。

天一在錢江站,但報站的時候「聯莊」聽著跟「錢江」一模一樣,我便下車了,走了兩公里。在一箇寫字樓,直接坐電梯上去就好,十點的時候秊靑人剛來上班。霞影在一箇很破的房子,旁邊有電梯可以上去。

太音在省文聯旁邊一個門進去。裏面都是好琴,彈了個鈞天坊 12 萬仲尼,聲音凝練飽滿,但不至於說多好,就是非常有質感。丁志標 76000 正和,按音可以彈出陳長林錄音那種嗡嗡嗡的,但質感比不上鈞天坊,飽滿度還是很強,但走音不太聚。王鵬 88 萬親斫,泛音很透,但走音感覺沒啥特別,按音比 12 萬的透的多。是很好的琴,但也沒我想象中那種超神的地步。看來王鵬也不是神嘛。第一次彈鈞天坊的琴。

門口在放陳成渤的視頻,第一次看他視頻,右手伸展的動作都非常明顯,很有浙派的特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