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腰鼓修辭賞析

一群茂騰騰的後生。

「茂騰騰」本形容莊稼長勢旺盛,選詞新奇,形容鼓手有著旺盛的生命力。

他們的身後是一片高粱地。他們樸實得就像那片高粱。

用簡單純粹的比喻句,以語言的質樸襯托出鼓手的質樸。

噝溜溜的南風吹動了高粱葉子,也吹動了他們的衣衫。

他們的神情沈穩而安靜。緊貼在他們身體一側的腰鼓,呆呆地,似乎從來不曾響過。

運用變句,常句爲「腰鼓呆呆地緊貼在他們身體一側」,突出了腰鼓此刻的寧靜。

但是,看!

短句,簡潔明快,使讀者迅速轉移注意力。

一捶起來就發狠了,忘情了,沒命了!

連用三箇「xx了」,氣勢洶湧。

百十箇斜背響鼓的後生,如百十塊被強震不斷擊起的石頭,狂舞在你的面前。

比喻修辭格,鼓手激蕩的跳躍感躍然紙上。動詞選用「狂舞」,顯示出忘情之態。

驟雨一樣,是急促的鼓點;旋風一樣,是飛揚的流蘇;亂蛙一樣,是蹦跳的腳步;火花一樣,是閃射的瞳仁;鬭虎一樣,是強健的風姿。

運用變句,常句爲「急促的鼓點像驟雨一樣」。將喻體置於句首,將其突出強調。喻體分別爲「驟雨」、「旋風」、「亂蛙」、「火花」、「鬭虎」,都是極具動感的事物。運用排比修辭格,句式整齊,氣勢磅礡,語言的氣勢與所描繪之場景的氣勢合一。

黃土高原上,爆出一場多麼壯闊、多麼豪放、多麼火烈的舞蹈哇——安塞腰鼓!

將「安塞腰鼓」至於句尾、破折號之後,使贊嘆的集中釋放。蓄積了一整段的能量在這一聲感嘆中爆發。

這腰鼓,使冰冷的空氣立即變得燥熱了,使恬靜的陽光立即變得飛濺了,使困倦的世界立即變得亢奮了。

排比句,鼓手的狂舞使自然環境亦變得狂躁起來。

好一箇安塞腰鼓!

百十箇腰鼓發出的沈重響聲,碰撞在四野長著酸棗樹的山崖上,山崖驀然變成牛皮鼓面了,只聽見隆隆,隆隆,隆隆。

將聲音具象化,顯示出其衝擊力。將山谷比喻成一面巨鼓,顯示出鼓聲響徹雲霄,在山谷中激蕩回響的情形。連用三箇「隆隆」,形象地表現了聲音的連綿不絕、不斷回響、越穿越遠。

百十箇腰鼓發出的沈重響聲,碰撞在觀眾的心上,觀眾的心也驀然變成牛皮鼓面了,也是隆隆,隆隆,隆隆。

好一箇安塞腰鼓!

文中多次重復此感嘆,表現了作者由衷的贊嘆。

……

語法部分

(一)

天下真有這樣標緻的人物,我今兒纔算見了!

此句誇林黛玉無疑,溢美之詞無可過之。

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兒,

爲何說「不像」?因爲黛玉這麼完美的女孩子簡直不應該是賈母的外孫女,只有嫡親的孫女纔夠得上這標準。所以這是在誇賈母。賈母在家族中地位非同小可,王熙鳳全靠賈母撐腰,而賈母又如此心疼黛玉,故她不僅要誇黛玉,也要處處奉承賈母,可是直接拍馬屁不太合適,她先講林黛玉多好多美,然後說這箇林黛玉和賈母如此相似。她說不像外孫女,因爲在傳統的認識中,外孫女是外姓的,孫女纔是嫡親的。這幾句話便十分自然地講到她心窩里去了。鳳姐話講得十分伶俐周到,處處圓通。

竟是箇嫡親的孫女。

迎春、探春、惜春三箇嫡親的孫女。一箇「像」字,便把三春囊入了誇獎黛玉的話中。且此處也在強調黛玉像賈母嫡親的孫女,再一次強化了對賈母的稱贊。

故我認爲王熙鳳誇了黛玉、賈母、迎春、探春、惜春五箇人。

(二)

寶玉聽說,便向鳳姐身上要牌。

猴子的姿態我們都見過,尤其是峨眉山的靈猴,一旦爬到人身上,便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非得給它們吃的不可,否則便會對人動手腳,輕則亂摸亂拿,重則又是抓又是搶。此處把寶玉向鳳姐要牌的動作比作猴子,雖只寫了動作,可頑劣的神態也展現無遺。寶玉接著說道:

「好姐姐,給出牌子來,叫他們要東西去。」

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也就展現在我們面前。

鳳姐道:「我乏的身子上生疼,還擱得住你揉搓!」

寶玉竟然對女生做出這樣的動作,那也和猴子的頑劣差不多了。

故,「猴」字從動作和神態兩箇角度生動形象地寫出了寶玉頑劣的性格。

紫藤蘿瀑布:這裏除了光彩,還有淡淡的芳香,香氣似乎也是淺紫色的,夢幻一般輕輕地籠罩著我。

「籠罩」一詞將香氣具象化,把嗅覺化作視覺。籠罩顯得作者無論如何也擺脫不掉,香氣雖淡,可是沁人心脾,有著「野芳發而幽香」的自然、不露痕跡,又有「香遠益清」的清冷高潔。作者嗅著淡淡的紫藤蘿香,心中逐漸寧靜、平息,感受到了生命的歲月靜好,卻又不露痕跡地反襯出小弟身患絕症的悲痛。

 \